首页 法律在线 社会文化 体育新闻 旅游新闻 汽车资讯 教育新闻 金融新闻 时尚新闻 历史咨询 科技前沿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体育新闻 > 正文内容

“趁热吃”:中国式饮食魔咒_健康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6-01 06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 

撰文?叶克飞

在很多人眼里,我是个不爱吃青菜的人,而且还是个吃肉过量的人。但很少有人知道,无论是旅行,还是偶尔“一人食”,我最喜欢的就是叫上一大盘杂菜沙律,配上黑醋汁,吃个干干净净。也只有特别了解我的人才知道,我完全可以连续几天不吃肉。

也就是说,我不是不喜欢吃青菜,我只是很讨厌中国式的青菜烹饪方法,无论是煮还是炒。原因很简单,青菜切得过碎,煮得过熟,对营养成分的破坏都极其严重,吃下去基本没有任何作用。而且,无论是油腻腻的炒青菜,还有堪称恐怖的勾芡(不明白有些地方为什么做个青菜也要勾芡),都让我觉得可怕。

粤菜以清淡著称,白灼菜心和白灼生菜都是我可以接受的,但一听到“趁热吃”三个字,我还是会忍不住搁下筷子。

至于吃肉,其实是很无奈的事情。我本来不需要吃多少肉,但在那些煮得稀烂或者油腻腻的青菜面前,我只能选择吃肉,不然我还能吃什么?

有人认为这是饮食西化的表现,可我一个典型中国人,哪有什么机会“西化”?我只是更偏重于这样一种饮食方式:清淡、清爽、清凉。如果选择我最害怕的饮食用语,“多吃菜”和“趁热吃”,简直是两大魔咒。

这几年出门旅行的人多了,很多人喜欢晒海外酒店的早餐,拍照时间比吃的时间都长。但也有许多人说,好看是好看,但一大早都是冷食,中国人的胃哪能受得了。可我就不这么看,我可没有中国胃,你让我早餐吃粥粉面,才是活受罪。

我并非反对粥粉面的存在,也并非反对早餐热食,但问题是我们所熟悉的粥粉面,常常超越了热食的界限,变成了烫食。

我之所以是一个中式面条恐惧者,就是因为除了冷面炒面等少数选择之外,大多数汤面你都得趁热甚至趁烫来吃,冷了就没法吃。

每当我见到有人呼噜呼噜地大口吃面,声音震惊四座,末了还端着碗把面汤一饮而尽时,就忍不住反胃。我实在想不通,这些滚烫的面条和面汤,到底是怎么咽下去的。

我不喜欢喝粥,也是因为它往往需要趁热吃的缘故。作为一个粤菜铁杆推崇者,我唯一不能接受的就是某些人对滚烫的粥的热爱。尤其是那些有情怀的吃货们,寻找那些位于深巷的露天早餐铺,点上一碗滚烫的肉丸粥鱼片粥及第粥,顶着早上的大太阳时而吹时而呼噜,最后大汗淋漓地发一个朋友圈,表示找到了妈妈的味道。原来你妈妈的味道就是把舌头烫到麻木,根本搞不清自己到底吃了啥?

据说,中国一直是食道癌高发国,全世界每年食管癌新发病例40多万,约63%发生在中国。这多少跟烫饮烫食有关,比如潮汕人的功夫茶、太行山区的大碗烫粥,都导致该地成为食道癌和口腔癌的高发区。生活中能见到的烫食还有许多,比如吃火锅,很多人对付过烫食物的办法居然是赶紧咽下去,将舌头受的罪转嫁给食道和胃,这就更糟糕了。

如果说烫食的危害,很多人已有认识。但对于冷食的忌讳,却仍是许多人的误区。据说中医界流传一首打油诗:“冷言冷语听不得,冷饭冷菜吃不得。喝温水,吃热菜,不拉肚子不受害。一年四季喝热汤,郎中趁早去改行”。

其实中医常说的寒凉本就无科学依据,更可笑的是,许多人还直接将中医理论的寒凉等同于温度的高低,认为吃冷食会伤脾胃,就像冷水伤脾胃一样。

其实“趁热吃”这话,作为中国人待客时的口头禅,客气客气即可,反正我最怕“趁热”,因为我怕食道癌。